详细内容
  • 手机资讯
小米股价告急:半年市值蒸发1500亿港元 买入赚一倍成空话?
来源:北京手机靓号网 时间:2019年01月09日 22:22

1.jpg

雷军最近感冒了,小米股价似乎病得更重。

1月9日,小米员工手中的限售股正式解禁,这批千万富翁们却高兴不起来。此前一天,摩根大通的看空报告将小米一年目标价由18港元调低为10.5港元,公司股价当日应声下跌7.5%,创下上市以来最大单日跌幅。

今日开盘前小米公告称,为表示对公司长远价值的信心,小米创始人雷军及CFO周受资自愿将所持股票的锁定期再延长一年。此举亦未能挽救股价,截至1月9日收盘,小米股价再跌6.85%,收于10.34港元,这一价格提前抵达了摩根大通给出的目标价。

2.jpg

股价不景气,小米员工们无非少赚点,更气馁的可能是积极参与投资的港股散户们。由于小米产品的宣传常用“年轻人的第一台××”句式,上市之初小米股票也被外界称为“年轻人的第一支股票”,10倍的散户认购倍数亦被称为全球最大规模散户IPO。

回到现实,年轻人也正在经历第一次深度套牢。相比上市时,小米股价已经缩水40%,相比7月中旬22.2港元的历史最高价格已经腰斩。小米股票发行价为17港元/股,若以今日收盘价10.34港元/股计算,仅仅半年时间小米市值已蒸发1587.55亿港元。

是小米业绩不好?2018年三季报小米508亿元营收同比增长近50%,堪称强劲。是雷军不够努力?“好老板”雷军在个人微博上每日对自家产品的强推不遗余力。微博上流出的一张照片显示,感冒中的雷军深夜12点还在和高管们开会讨论最新独立品牌Redmi的战略问题。

问题或许在雷军能左右的东西之外。智能手机普及率越来越高的情况下,手机用户换机频率下降,出货量下滑:IDC发布的智能手机市场季度跟踪报告显示,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总出货量为3.552亿部,同比下降6.0%,这是连续第四个季度同比下滑。国内市场更冷,下滑超过10%。

在这个下滑的市场中,小米亦不是做的最好的那个。国内市场份额中,小米始终在华为、oppo、viv的重压之下,只好把故事重点转向海外。2018年10月份雷军开心宣布小米全球出货量达1亿台之时,华为同年12月宣布当年出货量将超过2亿台,超过苹果位居全球第二。

进取心十足的小米自不会坐以待毙。上市以来动作频频,多家生态链企业登录美股或者港股、大幅度调整组织架构、推出自有品牌的空调和洗衣机产品、拉宜家合作、战略入股TCL……,最新的大动作更是分拆品牌,将红米品牌独立为Redmi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今日的公告中,雷军宣布将他在上市前获得的股权激励,全部捐赠至慈善基金,用于慈善用途。可惜的是,这笔当时价值99亿元的股权,目前已缩水到60亿元。

拆分红米

1月3日,小米正式宣布旗下红米手机品牌独立,全新品牌将称为“红米Redmi”。据悉,红米独立之后,品牌形象主要以英文Redmi为主。

3.jpg

对两个品牌的区别,雷军解释称,红米Redmi专注极致性价比,主攻电商市场,小米专注中高端和新零售。这一区分像极了国产手机霸主华为和荣耀,甚至令人想到魅族拆分出来的魅蓝。

雷军将小米赖以起家的法宝之一“性价比”赋予了Redmi这个英文单元与汉语拼音夹杂的副牌。个人微博中,雷军称其对红米的要求是“无惧任何对手死磕性价比”。

小米和红米品牌的区间就以实质性存在。小米品牌主打2000-3000元价格区间,包括小米数字系列如小米8、全面屏MIX系列等;红米则是低端代表,主要在千元机以及百元机市场,如目前在售的红米6系列以及红米Note 5等。小米商城和各大电商平台的小米店铺中中,小米手机和红米手机两个品牌早已分开销售。

实际上,红米手机占据小米的绝大部分销量。小米上市之时,招股书显示出货量的8成为红米品牌。红米拆分的发布会尚未举办,除了承载性价比之外,Redmi是否有其他重任尚未可知,但从目前的市场声音看,乐观者不多。

有行业人士认为,红米的分拆更多是无奈之举。红米系列是小米的ODM(贴牌生产)产品,“小米做出了品牌,红米靠更低的价格出货,以至于小米挑战中高端市场屡次失败”。

2018年小米出货量的大幅增长,正式靠海外市场红米品牌的倾销。拆分之后,小米的短期数据层面必然呈现更多真相。未来红米在激烈的低端机市场,是逐渐成长荣耀,还是如魅族的魅蓝般沦为沉寂,相信很快会有答案。

未来难料

华为旗下两大手机品牌的定位中,华为品牌定位高端,旨在提升全球影响力。荣耀以互联网渠道为基础,面向更年轻的用户群体,机制更灵活,也包含更多的中低端产品,初期是认为是进攻互联网品牌的马前卒。


荣耀高管回应小米的学习型分拆时“火药味十足”。荣耀副总裁熊军民称,荣耀与小米的竞争早就已经结束,早就已经遥遥领先。荣耀的成功靠的是产品和对品质的坚持,“友商学习其他是都是歧途”。

4.jpg

华为有理由自信。全球第二、中国市场霸主的华为,已经通过双品牌取得了巨大成功,在中高端和互联网手机市场都对小米形成全面围剿。2亿台的出货量和远高于小米的平均售价,再加上华为强大的综合技术实力,小米只剩下与OV争夺其他座次的机会。

深耕线下的oppo与vivo也已后来居上。IDC数据显示,2018年第三季度,小米在中国市场出货量同比下滑10.9%,排名第四,位列华为、vivo和OPPO之后。

雷军推崇的“性价比”,OV一直不太感冒,两个品牌的幕后大佬段永平对媒体谈及“性价比”时曾直言,“性价比都是给自己找借口,实际上是性能不够好的借口”。

段永平的话虽非针对小米,但商业认识的区分与高下,值得观察。市场表现看,小米与OV算是同一个量级,但从销售结构看,OV的销量主要来自中端以上品牌,小米则仰仗低端的红米品牌,利润可想而知。如今Redmi承担起“性价比”的重任,小米转向中高端,是否意味着雷军观点的变化?

11.jpg

资本市场更无情。摩根大通下调小米目标价的理由是,虽然小米海外业务进展顺利,但随着三星对中低端机型的进取性策略,预计小米旗下印度市场有下行风险。预估2019年小米将再迎来艰难的一年,市场占有率恐难再提升。另一家投行花旗银行亦在1月9日下调来了小米目标价。

凭借互联网手机和性价比两大利器一直作为引领者的小米,本次在占据绝大多数销量的红米分拆后,小米能否撑起高端的重任?(时间财经 李拜天)